罗斯福号官兵送别舰长 超10万人请愿授予他英雄称号


此外,财政部高度重视支持小微企业融资和发展。疫情发生以来,财政部与人民银行、银保监会等部门配合,及时采取了一系列措施,推动国家融资担保基金和各级政府性融资担保再担保机构普遍降费,取消反担保要求,提升服务效率,加快为小微企业提供融资增信服务。允许符合条件的创业担保贷款展期,优先为受疫情影响的小微企业提供贷款和贴息等。财政部还会继续与人民银行、银保监会等部门加强协调配合,做好相关工作,形成协同效应,引导金融机构加大对小微企业支持力度,帮助小微企业渡过难关。谢谢!

这次疫情对产业链造成了很大的冲击,我们想请问一下,在支持产业链协同复工复产方面,银保监会还有哪些考虑?谢谢。

下一阶段怎么干?从央行的角度,就是稳健的货币政策更加注重灵活适度,把支持实体经济恢复发展放到更加突出的位置。这也是中央要求的。具体来说有几个方面:一是分阶段把握好政策的力度、重点和节奏。所谓分阶段,就是前期疫情防控阶段,后来是逐步复工复产,现在要进入一个全产业链的复工复产,整个经济都动起来。所以要根据不同阶段把握,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,充分满足市场的需求。也就是说,我们绝不会让市场出现“钱荒”,当然钱也不要“变毛”,要满足市场需求合理充裕,实现M2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与名义GDP的增速基本匹配并且略高一点。二是继续用好3000亿元专项再贷款,继续用好5000亿元专项再贷款再贴现政策,这两个政策都是已出台的,现在3000亿元、5000亿元还没有用完,当然要用得精准。三是落实好普惠性再贷款再贴现新增的1万亿元,这也是再贷款再贴现。这1万亿元比前面的5000亿元覆盖面更广一些,这个政策也要加快推动实施,做到和前面的政策无缝衔接,不出现断档。四是实施好定向降准,发挥好准备金工具的正向激励引导作用。五是积极推进LPR改革,强化定价自律机制,引导银行适当向实体经济让利,促进企业综合融资成本明显下行。六是加强国际合作,营造好的国际环境,与国际社会一起抗疫、一起稳定经济。同时我们还要进一步主动与市场、媒体沟通,把我们的政策意图及时公开说清楚。谢谢大家。

谢谢你的提问。总的来说,我国政府债务的规模这些年有一些增加,但是增加的幅度是可控的。截至2019年末,我国地方政府债务21.31万亿元,如果以债务率(债务余额/综合财力)衡量地方政府债务水平,2019年地方政府债务率为82.9%,低于国际通行的警戒标准。加上截至2019年底的中央政府债务16.8万亿元,按照国家统计局公布的GDP数据计算,全国政府债务的负债率(债务余额/GDP)为38.5%,低于欧盟60%的警戒线,也低于主要市场经济国家和新兴市场国家水平。目前,我国政府债务风险水平总体可控。谢谢!

对中国的影响会怎么样?对中国的影响怎么看?一季度的数据现在还没有出来,出来以后,我估计按常规的观点来看,比如按没有疫情的标准来衡量,数据肯定不会好看,但是我们也要看到,从边际变化,比如从3月份和2月份的比较看,3月份是明显的好转。因此,我觉得疫情对中国经济的影响是暂时的,中国经济将继续展现极强的韧性,另外我们有丰富的工具和充足的政策空间稳定经济增长。

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记者:

五是增强资本实力。通过加快处置不良资产、做实资产分类、加大拨备计提和利润留存,增强银行内源性资本补充能力。通过发行普通股、优先股和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、二级资本债等方式,拓宽银行补充资本渠道和方式。支持地方向部分高风险中小银行注入资金、可变现资产,或者通过国有资本运营公司注资的方式,为中小银行补充资本。同时,我们也特别欢迎符合条件的、有实力的民营企业和外资机构参与到中小银行的改革重组中来。

我举一个成功的例子,恒丰银行是一家资产接近一万亿的银行,由于前后两任董事长涉嫌违法犯罪,银行出现了大量的不良资产。监管部门采取果断措施进行处置,首先会同有关方面坚决撤换董事长、行长和高管,调整充实新的领导班子。对违法股权依法清退,严格查处各类违法违规人员。同时,银保监会和人民银行、财政部、地方政府密切合作,通过剥离不良资产、地方政府注资,引入新的战略投资者,在市场化、法治化的前提下,成功化解风险,完成改革重组,市场也没有引起大的波动,非常平稳。中央要求精准拆弹、稳定大局,我们应该说是实现了这个目标。

四是发挥政策性银行的逆周期调节作用,支持民营、小微企业发展。鼓励政策性银行向中小银行提供低成本资金,以转贷款方式向民营和小微企业发放相对优惠利率的贷款,利率不高于当地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利率。目前,转贷款余额已经达到了1800多亿元,较年初增长17%,下一步我们还会加大力度。

下一步,银保监会还会继续坚持和深化中小银行改革、化解风险,推动中小银行走上高质量发展之路。当前受疫情和经济下行影响,有一些中小银行历史上也积累了一些问题,比如内控不完善、公司治理不到位,面临一些风险和挑战。对于这样少量的机构,我们还会坚持市场化、法治化原则,一行一策,结合实际情况,采取多种方式,比如直接注资重组、同业收购合并、设立处置基金、设立过桥银行、引进新的战投等等,加快改革重组。我们也会充分评估处置中可能产生的风险,做好各种预案,牢牢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。可能也会有“冒泡”的,但是我们有信心和底数,基本在我们掌握之中,不会出现区域性和系统性风险。谢谢。